計畫許久的三義賞油桐花之旅,
雖然氣象局事先發布的大雨特報,
但還是存著一點點希望,希望在苗栗是個晴朗的好天氣!

由於要趕在十點半到三義,
我必須搭上早上六點五分的火車,
因此起了個大早,四點半就起床準備,
出門還覺得天氣實在是好的不得了,雲層中還隱約透露出陽光,
這讓我心中大為興奮,或許大雨特報會解除!

到了民雄時,接到曾大師的來電,
啥米,居然沒搭上在台北發車的火車,
他跟我說台北在下雨,他在火車站看下一班列車到三義是何時?
我心想怕他女友得跟著他奔波,只好心軟的說:「看你們要不要回去好了?」
沒想到,這個曾大師還馬上說:「那我們就先回去了,看你們晚上到台北再跟我說。」
哇咧~~~裝笑維,也不會假裝一下,還馬上跟我說要回去。

當然這件事,也讓我們足以念了他二天!
以後跟我約出遊,千萬不要給我放鴿子,這是找死的行為,
至於曾大師,我們已經訂出規範,以後他要跟著我們出遊,必須先繳三千元保証金。

在火車上一路打瞌睡到彰化和肥鴨會合,
隨著列車的北上,天氣的變化也就越來越大,
此時苗栗已經是陰雨綿綿的天氣。




在三義火車站裡陳列著一些木雕藝術品,相形失色了。


我們等待著被曾大師放鴿子,一個人從台北下來的惠君,
原本一開始浩浩蕩蕩的計畫一群人來三義玩,結果最後到了目的地的就只有三隻小貓而已。

三個人會合後出了火車站,馬上搭了「三義采風觀光巴士」,一張票值NT.50,當日不限次數搭乘。




第一站來到木雕博物館。




由於木雕是三義的特色,這隻木雕大象,也是由木雕師父的巧手雕工出來。




慈濟賞桐步道。




慘案一發生....




四月雪小徑,可惜天雨路滑,我們就不往裡面走了。

慘案二,手機又不小心掉落在地上,好心痛....直喊三義老和我們犯沖。




還是強打著精神和油桐花拍照,
還好在這有拍到,一整天都下雨,桐花都被打落在馬路上泡水,
也沒有機會和桐花拍到照。


第二站勝興火車站。
勝興車站興建於民國前五年。
勝興站舊名"十六份驛",因為站房早期只是一處信號所,專門負責列車交會錯讓。
民國十九年才有客貨運業務,當地因有十六座蒸餾樟腦的腦灶,所以地名昔稱十六份,
勝興站舊名<十六份驛>也由此而來。




啥米,聽說我是最老的,得站最中間。




紀念車票,這是一定要買來蓋章的,二個人蓋的很高興.....




不過,我在集集買過類似的紀念品,在勝興車站就很理性沒買,但還是要在我的采風車票上蓋紀念章。




標高四百零二點二三六公尺,是台灣西部縱貫鐵路海拔最高的車站。




拿別人的紀念車票拍照。







看到鐵道,還是很喜歡拍照,可惜就是下了雨,所以節制不少。
超喜歡這種鐵道懷舊風,下次想去內灣線!




開天隧道建於西元1905年,全長726公尺,
由於民國24年4月21日台中部大地震時受損,但是並不嚴重,仍然保持原來磚砌結構。

惠君身後的男生為了躲鏡頭,邊跑邊大喊:「來不及啦~~~」
狂奔的身影還是被拍下來了,呵呵......




走進隧道有種怪味,但是非常涼爽,
走到我都伸手不見五指了,惠君和肥肥還是不怕的往前進,而我一直在後頭哀哀叫。
惠君拿起手機,照著地上的路,但我還是怕,
因為隧道裡更深處,感覺到有人的聲音,但..我實在不敢確認是不是同類?究竟是人還是ghost?

轉頭往入口拍一張,真有感覺!




民國87年9月23日晚上9點10分最後一班南下火車經過後,
舊山線原山線鐵道因坡度過大另闢新線而功成身退,
但留下的勝興與泰安兩個舊火車站因造型優美並有富古意,最近倒成為遊客造訪的旅遊景點。





挑柴小妞們,二個人都大喊吃不消。




請叫我女力士,其實是我北上的行李包比這擔柴還重上許多。

還被質問我到底帶了什麼?不是才一天的換洗衣物嗎?
是呀....但還要加上一些必用品,全都不可或缺的,裝一裝也夠重的了!
誇張的是王肥肥也是帶足了一天旅行的行李,卻整整比我的行李小了n倍。




車站旁最早的一家餐廳,此時下起了大雨來。




在勝興客棧點著午餐,還是忍不住要罵曾大師沒到三義,
害我們三個人怕吃不完只敢點了三樣菜,結果惠君還沒吃飽,最後是喝飲料喝到飽。


第三站龍騰斷橋。
龍騰斷橋俗稱『糯米橋』,又稱『魚藤坪斷橋』,建於1905年,
當時由廣東師傅來此興建,全橋沒有用到一根鋼筋,全以造型優美的圓拱來支撐橋面重量,
既美觀又堅固,體現古早的造橋技術;但是在1935年的『關刀山大地震』中圓拱塌陷不堪使用,
山線改道在其西側蓋了鐵橋,據說是台鐵山線最高的鐵橋,龍騰斷橋的景觀成為台鐵第一奇景,
但是隨著山線改道和停駛,民眾便無福觀賞到奇景了;
又到了1999年『九二一大地震』又使部份結構崩塌,成為奇景。





趁著雨間歇之際,趕快捉緊時間拍照。




果然,拍完幾張後,就狂下大雨,趕緊躲進橋墩下,不過斷橋並沒有遮雨的功能。
下著大雨,也沒辦法在附近走走,只好往回走。




享用黑豆的臭豆腐。

此時,曾大師還打電話來,
我接起電話一定要損一下他:「還敢打電話來呀?怎樣,在家睡得還安穩嗎?」
他果然是聰明人,聽得出來我的含意,趕緊說:「厚...我回到家都睡不著ㄟ,三義有下雨嗎?」
「沒呀!出大太陽」
「什麼?沒有下雨?台北下的淅浬澕拉的,怎麼可能苗栗沒下?苗栗是山區ㄟ..」
「有我在的地方怎麼可能下雨?」
「哦...那你們在幹麻?」
「我們在吃冰呀!」 (又拐一次)
「居然在吃冰?」
「對呀!三義好熱哦......所以我們就吃了冰消暑」
「那明天你們來台北下雨怎麼去玩?」
「切....明天我在台北,當然台北就不會下雨啦!」

直到晚上曾大師又打來關心我們的行程,
又再次問了我到底三義有沒有下雨,我才吐實。
他說難怪今天和他媽媽通電話聊到天氣,
他媽媽在雲林老家,還想說怎麼台北下雨,雲林也下雨,
怎麼可能就跳過苗栗了?




在三義等著火車的我們,肥鴨要回台中,我和惠君北上。




三義掰掰了~~ 可惜下雨,全身淋濕了,沒辦法玩多一點地方。

今天被淋到有點怕了,
惠君忍不住問我:「明天還會不會下雨呀?這樣怎麼去採海芋?」
我:「氣象局說明天天氣會穩定,但沒有說台北不會下雨。」
惠君:「穩定的意思,會不會是穩定的下雨?」

在火車上,又和惠君睡了一頓,到了台北車站,
又坐一個小時公車到汐止找小倩會合,
直到九點才用晚餐,而晚上我要在小倩家過夜,我的大學同居人之一。


小倩的床小小的,房間也小小的,
本來還很煩惱想說如果肥鴨也上來,三個人怎麼睡?

我問小倩:「那你本來打算三個人的話,怎麼辦?」
小倩:「我有想過,不然三個人都睡橫的。」
我心頭一驚?橫的?這床能這麼睡嗎?

我:「橫的怎麼睡呀?你表演給我看」
小倩躺下,整個小腿都掉在床外面,跟我說:「就這麼樣睡。」
我笑了出來.....「那肥鴨人比較高,身體比較長,他應該整個大腿都在床外面,他怎麼辦?」

小倩:「這我也有考慮過,肥鴨特別優待,有附贈一張電腦椅給他抬腳用」
搞笑的小倩還表演著說:「電腦椅可以滑動,等肥鴨翻身,椅子也能跟著轉動。」

哈哈.........蔡小倩,我服了你了!

累了一天,明天又要早起,二個人十一點半就準備睡覺了。




Ru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