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的海外代工廠在越南,
而我也總是會跟當地一個華僑有出口業務上的往來。

搞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,
他一直好奇要看我的真面目,
我反骨個性就出來,就偏不讓他有機會看。

也前前後後跟我要了好幾次手機號碼,
我覺得沒有必要,每次都回絕。

或許是有一層神祕感,
讓他無形中就把我想的美化了。

今天經理從越南回來,
也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跟我聊起他,
還說他很帥,問我有沒有看過他skype的影像?
我回說有看過他。經理又說:那他有沒有看過你呢?
我馬上回說我電腦這沒有視訊裝備。
經理居然說叫我改天到副理的電腦去跟越南的他,
用skype視訊跟他打聲招呼。

經理這番話的用意不知道是什麼??

這就又讓我想起前年到台北吃尾牙,
因為我們高雄的同事已經坐好一桌,
一個台北的業務過來請我過去他旁邊坐,
我一直婉拒。
後來被經理看到,
走過來點名我要過去,
我還是一直ㄍ一ㄥ著不動,
經理還叫我要大方點,
最後我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轉桌。
一頓飯下來,我只好哀怨看著另一桌熱鬧的好友們。

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,
我不是來這交際應酬的,
我只需要安安份份的把我份內的工作給做好。

既然如此,看見我的臉又如何?
工作效率就會好了嗎?

我真覺得把工作做好比搞這些花樣來得吸引人。

我可能真的太愛抱怨了吧?

沒辦法,看似溫婉的我,其實就是天生反骨,我就愛搞神祕。






Ru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